成人用品:www.2s.tv
yichun.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一十五节:狱中相会
    “哼,你连撒谎都不会撒,真是愚蠢至极!”

    蒲寿庚冷哼一声,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屑:

    “既然你想证明,此事与你无关,这样吧,就请你亲自率军,给老子平息叛军,若是不成,你就休怪为父的大义灭亲了!”

    “是是是!”

    蒲师文魂不附体地连连答应,转身一瘸一拐地离开了州衙。

    “弟兄们,发兵广州牢狱!”

    带着数百武装到牙齿的私兵,蒲师文骑在马上一路狂奔,总算在“叛军”攻破牢狱赶到了,紧接着,双方就开始了紧张的对峙。

    “汝等乱臣贼子,已经被大元天兵包围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呸,蒲师文,汝父子受尽大宋皇恩,却恩将仇报,汝不得好死!”

    片刻过后,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提着步枪走出了牢狱大门,摘去兜鍪,露出了头上的党项人发饰。

    “杀!”

    看着对方冲向自己,蒲师文也是怒吼一声,喝令士卒发起冲击,刹那间,双方绞杀在了一起,枪声大作,兵戈碰撞声不断,而蒲师文则带着三个亲兵,一马当先,冲过了“叛军”的重重围困,得以进入牢狱的大门。

    “赵珍珠关在哪?”

    蒲师文拔出手枪,逼问着一个狱卒:

    “老子是蒲舶司之子蒲师文,奉父亲大人之命,前来平叛!快说,赵嫣和赵珍珠在哪!”

    “在下不知……”

    狱卒战战兢兢,看着不远处一间牢门大开,空空如也的牢房,见此情景,蒲师文只是呸了一口,一把将狱卒丢开了:

    “快,把赵嫣和赵珍珠给我找出来!”

    三个亲兵不敢怠慢,急忙开始了寻找,很快,亲兵们就在关押赵嫣的牢房里,找到了赵珍珠和她的女儿杨思妍。

    “珍珠,你说那帮竖子,是真的要救我们出去?”

    “母妃,我不清楚,不过,我总觉得,他们是有些不怀好意……”

    赵珍珠话音未落,赵嫣就脸色大变,伸手指着牢门,神色霎时变得惊恐不已:

    “珍珠,快看那边!”

    “我看不清……”

    赵珍珠摇了摇头,刚想问杨思妍一句,却不想,两个私兵径直推开了牢门,冲上前,就将赵珍珠拖出了牢房。

    “你们……你们给我放开她!”

    赵嫣扶着栏杆,径直走出了牢门,然而,刚走几步,一个蒲家私兵就快步上前,一脚将她撂翻在地。

    “你们……快把赵珍珠放开……”

    “贱妇,还妄想能够跑吗?”

    重新抓住赵珍珠,蒲师文这才松了口气,而后,他这才组织狱卒,反过身继续与进攻牢狱的党项士卒厮杀。

    “党项狗们,你们看看这是谁?”

    蒲师文的两个亲兵拖拽着赵珍珠,很快就来到了牢狱门前,紧接着,蒲师文手持刺刀,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赵珍珠?怎么是她?”

    正在厮杀的党项士卒们刹那间全都目瞪口呆,趁此机会,蒲家私兵一哄而上,很快,就将这些士卒团团围住。

    “赵珍珠,还不给老子劝降他们?”

    “呵呵,我不能救国,安能叫别人叛父母乎?”

    蒲师文话音刚落,赵珍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故作矜持,一字一句地说道:

    “蒲师文,你给我听好了,我赵珍珠,死也是大宋的鬼,绝不会为了尔等,去劝降忠义之士的!动手吧,要杀要剐,随你!”

    “是吗?看来你还真是顽固不化!”

    蒲师文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狞笑,之后,他收起刺刀,缓缓地从衣袖里抽出了一根钢针。

    “那,我就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忽然间,蒲师文一把将钢针刺进了赵珍珠的伤口,紧接着,便揪住了她的长发,将她径直摔在了门上,如此重击之下,赵珍珠只觉得胸口被重重地撞了一击,当即,她就昏死过去,彻底失去了知觉。

    “大人,自打被砍了手脚,赵氏身体就变得十分虚弱,要是就这么死了,不就便宜她了?”

    面对亲兵的劝说,蒲师文却硬是装作没听见:

    “来人,把她拖下去,好好招待她一下!”

    ……

    次日夜里,赵珍珠从深度昏迷之中醒了过来,她只觉得,除了断腕剧痛难忍之外,浑身上下也是疼痛不已,看起来,昨晚她一定是受了重刑无疑。

    “思妍,你在哪?”

    赵珍珠动弹不得,只好用尽全力叫了一声,然而,四周却是一片死寂,半晌过后,一个狱卒这才大摇大摆地走到了牢门前,用铁棒敲了敲栏杆,说道:

    “赵氏,你就别乱叫了,杨思妍早已经被蒲舶司派人带走了……等会有人会过来看你,你可得长点脸啊!”

    狱卒说完这,就朝着身后的两个蒲家私兵挥了挥手,低声嘀咕了句:

    “快点,把她的断腕包扎好,要是再敢折磨她,等会蒲舶司定要你们好看!”

    “是!”

    两个私兵依令行事,很快就给赵珍珠的断腕敷上了膏药,而后,他们又煞有介事地将她的断腕摆好,并搬来了一床被褥,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身体盖上。

    “赵珍珠,等会有个故人要来看望你,要是你敢实话实说的话,大少爷一定会杀了杨思妍,你可想好了?”

    “妾身知晓……”

    一听蒲师文竟然用杨思妍的性命来威胁她,赵珍珠那颗已死的心又再度复苏,当即,她不加思索,就答应了私兵的要求。

    “珍珠,你在这吗?”

    半个时辰过后,牢门再度打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赵珍珠的耳畔响起,霎时,就把她拉到了对于年轻岁月的回忆之中。

    “文璧,是我……”

    赵珍珠艰难地抬头看了文璧一眼,只见,和投降元军之时相比,他似乎已经苍老了不少,想必,在这段时间里,为了家族的延续和地方上的政务,他已然是操劳过度,而这次为了能够进入牢狱探望她,文璧定然也是费尽心思。

    “当年,若不是我为了实现姐姐的遗愿,只怕,现在我们也已经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吧?我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吧?”

    “哎……俱往矣!”

    文璧抚须片刻,长叹一声,并没有接过赵珍珠的话茬,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

    “珍珠,事到如今,你已经输得这么惨了,难道,你就不想着活下去吗?”

    赵珍珠忍着剧痛,嘴角一翘,勉强说道:

    “不,既然我已经落入敌手,又怎么有活下去的必要?人各有志,我不怪你的选择,我只想以大宋公主的身份死去,然后,生生世世,陪在父皇和姐姐妹妹的身边……”

    此言既出,文璧愣住了,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赵珍珠赴死的决心是有多么坚定,甚至,连自己的孩子,她都不肯给她留条生路。

    “珍珠,杨思妍她还小,难道,你就不肯留下骨血,以后,让她为你报仇吗?”

    赵珍珠轻声一笑,故作矜持地回答道:

    “我……我不想让她在鞑子汉奸的蹂躏下忍辱偷生,与其这样,不如,让她和我一起,化为大宋英烈……”

    “这?”

    文璧不动声色,似乎在思索着该如何劝赵珍珠松口,沉默良久,他将嘴唇咬出了血,悄悄地将脸颊贴到了赵珍珠的耳畔:

    “我可以帮你,救杨思妍脱离苦海,只要你答应,纵使是死,我也会让她活下去的,毕竟她还是大宋皇后!”

    赵珍珠艰难地翻了个身,靠墙缓缓地坐了起来,与此同时,她依旧把断腕藏在被褥里,并没有将其露出:

    “不必了,我不能违背宋瑞的愿望,你一定要带着家人,好好地活下去,不必再提此事了……”

    面对文璧的建议,赵珍珠已经猜到了他的用心,那就是用他们文家的女孩,来替代杨思妍去死,对此,赵珍珠自然是不忍心,哪怕,这对她是有利的。

    “珍珠,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文璧无可奈何,只得选择离去,不过,在走之前,他还是吻了吻赵珍珠,低声问了她一句。

    赵珍珠凄然一笑,点了点头,轻声细语地说道:

    “文溪(文璧的号),你是我一生的真爱,也是我的挚友,如今,我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只希望,你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能够在我和思妍死去之后,每年都给我们上坟,让我们母女不必做孤魂野鬼……”

    “珍珠,我答应你!”

    文璧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而后起身,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文璧,珍珠对不住你,我们来生再做夫妻……”

    赵珍珠深情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虽然,她的眼神早已模糊,但是,她依旧可以看见他的影子,思绪依旧可以跟着他走出牢笼,来到久违而动人的夜空下。

    “思妍,娘对不起你……”

    再想想自己的女儿,赵珍珠不禁泪如雨下,就在这时,只听得一阵脚步声,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走进了牢房,随后,牢门“吱——”地关上了。

    “娘,让你担心了,思妍回来了……”

    杨思妍端起水盆,从水桶里打完水之后,慢慢地走到了赵珍珠的身旁。替她擦洗脸颊和身体之后,她这才故作镇定,说起了自己的遭遇。

    “娘,要不是你的初恋文璧来了,只怕,我就要失身于汉奸了……”

    “这是咋回事?”

    赵珍珠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丝匪夷所思的神情,见此情景,杨思妍不禁莞尔一笑,说道:

    “娘,文大人给狱卒送了黄白之物,结果,狱卒们把我带去了院子里,让蒲师文那狗贼干瞪眼了一夜!”

    在死亡日渐逼近的情况下,神情恍惚的赵珍珠却笑不出来,想了半天,她也只能努努嘴,故作轻松地嘀咕了句:

    “真是好险,不过嘛,下次,我们娘俩恐怕就没这好运了!”

    元大都,皇城后苑。

    在后苑的一座凉亭里,忽必烈正端着酒杯,惬意地品尝着马奶酒,就在他兴致不减之时,一个怯薛快步走进了凉亭,单膝下跪,向着忽必烈禀报了句:

    “陛下,帝师八思巴求见!”

    一听说是八思巴来了,忽必烈自然是不敢怠慢,赶忙命人撤去酒杯,吩咐怯薛道:

    “快,请帝师过来!”

    “臣遵旨!”

    不多时,八思巴就走进了凉亭,向忽必烈鞠了一躬之后,他这才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陛下,臣这次来,不为其他大事小情,只为一件关于我大元生死存亡之事……”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邪魅王爷沐血妃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暇想无限空梦域 从仙侠世界归来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真爱与苦难 栩栩若生 取经路 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 剑绝仙古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我的相公是剑客 盖世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金牌驭灵师不可能这么怂 苍玄纪 镇天武圣 深夜书屋 叶辰萧初然 海贼之慎重的巴雷特 师叔万万岁 天工 全属性武道 开学第一天,我拒绝了校花表白 宦宠 青旅总裁未成年 赘婿 末世之狼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夜烬天下 绝世剑魔 悟道仙机 继妻 盛世谋春秋 法者之尊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我不可能是剑神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大江大河 天唐锦绣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 闲春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致命玩家 天工 我在贞观开酒馆 好运六零 万界仙王 欢乐英雄 边月满西山 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 诸天从西游开始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黄河惊奇手札 陆总家的小作精 徐总他又变甜了 军师大人要出墙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余生锦相随 步步红人 神圣罗马帝国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冰山美男,快上钩 大荒种田记 诘问道门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龙争大唐 猎魔烹饪手册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归藏剑仙 偷心阁主甩不掉 好运六零 凤征天下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贞观攻略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全球文明:开局自创西游世界 危险关系:一生所爱 大周内卫 修神外传仙界篇 楠娶宇嫁 魔王魔王发大财 网游:不断合成与进化的我无敌了 醉仙 偷香高手 国潮1980 野犬破天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落日的忧伤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神奇植物在哪里? 我继承了天道 万妖诛天当邪神 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锦衣夜行 都市之至尊龙帝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断翅 晚明之我若为皇 卡塞尔的小怪兽 他从星光中走来 弑仰 公子他有毒 这个剑仙太优秀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庆余年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唐朝倒霉蛋 冰山美男,快上钩 迷雾岛游戏:我能看到提示 朕又不想当皇帝 无限沉沦 网游之死到无敌 韩冬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聊斋剑仙 大医凌然 这个大佬有点苟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漂泊修真录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穿越王妃要升级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骠骑天下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幻术之道 城市之异能战士 不灭武帝 一剑殇红尘 容华似瑾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魔武尘晋 全球秘境大逃杀 海贼之苟到大将 大神你人设崩了 对不起下辈子在爱你 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 同桌凶猛 凰甝斗 武侠打工仔 日月同辉 烽火华夏 江山易老红颜旧 青山下 锦时归 万古第一皇 爱的轮回者 铉道 戏天玩主 上情之情 少年地师 我资质平平 天子剑诛邪录 万道成神 你是迟来的暖风 重生八零:团宠小福妻 铁甲威虫之魔法之力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我练武就能横推世界 基因大时代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竞技之路 逍遥少侠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诸天探索者 捡漏 全才相师 万古天帝 危险老公小娇妻 东京吃货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枪来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旧日之子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从2012开始 网游之华夏世界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失败秘籍 万道始成空 花都强少 医妃凰途 尸女娘子 庶女攻略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病娇王爷强行和我组CP 你是迟来的暖风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盲目的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