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ichun.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零四节:崖山海战(2)
    元军士卒欣然领命,骑着马迅速冲向了水源,此刻,宋军仍旧没有发现危险的到来,很快,元军就冲到了宋军士卒面前,挥舞起了弯刀,砍杀了提水和看守水源的宋兵。

    “这下赢定了!”

    张弘正仰天大笑,笑过之后,他欣慰地看着自己的部下,吩咐了句:

    “给我守住这里,别让蛮子再夺回这儿!”

    张弘正大喜过望,再次拍了拍孙安甫的肩膀,而孙安甫则摸了摸脖颈,自知脑袋已经保住了,而富贵,已然是近在眼前。

    水源失守后,宋军陷入了无水可用的绝境,不少士卒只得饮用海水,但却因为海水又苦又咸,因而喝下去后,又被迫将其呕吐出来……在这种艰难困苦之下,宋军内部终于发生了动摇。

    二月初一,宋军将领陈宝砍断铁锁,驾驶一艘护卫舰向着元军阵营驶去,待宋军发现陈宝脱逃之后,为时已晚,派出追击的麻雀号驱逐舰还来不及靠近,就遭到了元军巡洋舰炮火的袭击,只能带伤退回宋军阵地。

    “陈宝,汝能够弃暗投明,实属难得啊!”

    张弘范自以为得计,刚想再从陈宝嘴里套出宋军的情报,却不想,陈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嘴,扯着嗓子说道:

    “副元帅,如今宋军已经断水数日,实在无法坚持了,还请给口水喝!”

    “是这样啊!”

    张弘范哈哈一笑,吩咐了张弘正一句:

    “去,给陈将军搬桶水来!”

    不多时,两个士卒抬着一大桶水,将其放在了陈宝面前,陈宝低吼一声,抱起水桶,咕噜咕噜地将一大桶水喝了个精光。

    “副元帅,如今,宋军已经无法再打下去了,不仅洗漱的水都没了,连煮饭的水,都快断了!”

    “如此这般,也就是说宋军已经无力再坚持下去了!”

    元军将领们纷纷额手称庆,然而,陈宝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张弘范再度感到了一丝不安:

    “甚至,连皇上都无法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只能在杨太后的劝说下静静忍耐,理宗陛下的嫔妃杨蓁看不过去,将自己的水献上,而皇上却谢绝了,并将仅有的水喂给了竹笼里的白雉……”

    “白雉?”

    “那是皇上……不,卫王最喜欢的一只鸟……”

    张弘范这才明白,宋军上下对于赵昺,究竟怀着的是什么样的感情,至于这支忠诚的队伍,要想让他们放下武器投降,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如今水源地失守,而太皇太后依旧被蒙在鼓里,我们是不是该说实话?”

    “别说为好,你看看她的那脾气,要是说了,非砍了我们不可!”

    宋廷方面,至于身为太皇太后的赵嫣,自打赵珍媞的死讯传来之后,她的情绪就陷入到了时好时坏当中,因此,朝廷百官、宦官宫女都不敢将水源失守的消息告诉她,唯恐触了霉头。

    “怪了,怎么会没水了呢?”

    二月初三的清晨,经历了几天未眠的折磨,赵嫣一觉醒来,刚打算接水洗脸,却不想,拧了几次水龙头,一滴水都没有流出。

    听了赵嫣的自言自语,萧晴走了过来,犹豫片刻,她咬了咬嘴唇,说出了实情:

    “赵嫣,水源已经被鞑子抢去了!”

    “啥?你咋不告诉我?”

    赵嫣惊讶地看了萧晴一眼,沉吟许久,她似乎也猜到了什么:

    “想必,自打珍媞殉节之后,你们都已经怕我了吧?”

    萧晴轻轻地点了点头。补充了句:

    “哎,正是如此,要不他们怎么会瞒着你呢?”

    “自打珍媞不在了,我就夜不能寐,性格也随之大变,只怕,再过几天,我就可以去见她了……”

    萧晴依旧是温婉可人,守护了赵嫣半辈子,她自然不会放弃让赵嫣活下去的机会:

    “不,赵嫣,现在我可以带你去台湾……不,流球,求求你了,就跟我走吧……”

    赵嫣眉头一紧,故作矜持地回答道:

    “倘若,生活在鞑子汉奸的阴影下,你还不如,让我以身殉国好了……”

    “要是能够打败鞑子,只怕,你就不会这么绝望了!”

    经过几天的围困,宋军的水船也已经空空如也,甚至连煮饭都已经没有办法了,在罐头和干粮食用殆尽之后,宋军将士只得用海水蒸馏煮饭,或是直接将生肉和米用海水蒸煮后食用,至于洗衣沐浴的水,则更是没有,简直是苦不堪言。

    “再这么下去,只怕,我军会被活活渴死在这里!”

    面对困境,苏刘义忧心如焚,想要主动进攻,却因为军船全部被铁锁拴在一起而无可奈何……但是,就算面临如此困境,他也绝没有想到过要投降。

    “苏将军,那里有条小船!”

    听到了士卒的喊声,苏刘义定睛一看,只见,从元军的阵中,漂出了一叶扁舟,顺着海流漂向了宋军的舟城,片刻过后,小船靠近了舟城,从船舱里走出来了一个人,他顺着宋军放下的绳索,径直爬上了蒙冲巨舰。

    “汝是何人,为何胆敢来此?”

    面对苏刘义的质问,来人只是拱手作揖,低声细语地回答道:

    “在下韩阙,是张枢密的外甥,奉张副元帅之命,特来劝降!”

    苏刘义白了他一眼,勉强说道:

    “嗯,请跟我来!”

    韩阙进入了船舱,此刻,张世杰正眺望着元军的阵营,显得多少有些忧虑。

    “张枢密,元军使者韩阙求见!”

    听到了苏刘义的禀报,张世杰慢慢地转过身,看了韩阙一眼,一股思乡之情,不禁涌上了他的心头。

    “仲畴(张弘范的字)可好?”

    韩阙拱了拱手,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回大人,张副元帅一切都好……”

    张世杰为微微颔首,沉默片刻之后,他这才故作随意,颇为深情地回忆起了往事:

    “当年,我们曾经一起,和蔡国公(即张弘范之父张柔)并肩作战,却不想,如今要彼此敌对,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韩阙尴尬地笑了笑,进一步地劝说道:

    “舅父,如今赵宋大势已去,而大元却如日中天,倘若你选择投靠大元,则可获取荣华富贵,保全家人性命,高官厚禄,岂不美哉?”

    “不,我既然选择为宋尽忠,岂有叛国投敌之理?”

    忽然间,张世杰就换上了副严肃的脸孔,逼视着韩阙,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不要再来了,要不,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你的,你回去告诉张弘范,我生是大宋的人,就是死,也是大宋的鬼!”

    “舅父,你就再想想吧……”

    韩阙刚想再说什么,张世杰就朝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韩阙无奈,只得悻悻而去。

    “娘,儿不孝,远行久矣!”

    登上甲板,张世杰怅然若失地遥望着北方,看着幽州的方向,似乎,在那一刻,他仿佛看见了家乡父老一张张热情淳朴的笑容,想起了解冻的潺潺流水,想起了那个遥远的家。

    “张枢密,张都统准备夜袭鞑子,不知,何时可以出发?”

    “就现在!”

    张世杰狠狠地拍了拍桌案,从沉思当中猝然惊醒,借着灯光,他看了眼苏刘义和其他将领,郑重其事地说道:

    “拜托诸位了,只要你们能够带兵冲出重围,和我配合一道夹击鞑子,则二十万众,还有一线生机,否则,我等只能坐困愁城,直到被鞑子渴死困死!”

    张达向前跨了一步,朝着张世杰郑重地拱了拱手:

    “张枢密,你就放心吧,我张达这次率军出去,不成功便成仁!”

    宋军出发了,此次夜袭,除了张达带队之外,参加夜袭行动的宋军将领还有杜浒、曹一波、李书文……杜浒本来是在大陆上与元军作战,福州失陷后,杜浒一路转战,曾在漳州、泉州等地与元军进行游击战,最后迫于元军的压力,才退到了新会,并与宋廷会合。

    至于曹一波和李书文,临安沦陷前后,他们曾经试图刺杀忽必烈,失败之后,他们分头逃脱了元军的追捕,经海路逃到了福建,本来可以前往流球避难,但是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去投奔行朝,与鞑子血战到底。

    “鞑子似乎无所防备,还是快些行动为好!”

    曹一波放下了望远镜,指了指元军的船队,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张达看见,船上的灯光星星点点,犹如暗夜中的鬼魅一般,而在军船的甲板上,则看不到一个士卒的影子。

    “传令,火炮准备!”

    “得令!”

    宋军悄然靠近,偃旗息鼓,试图神不知鬼不觉地穿插进元军阵中,然后迅速突出,来到银洲湖外,却不想,这是个死亡陷阱。

    “开火!”

    宋军刚刚冲入元军船队,刹那间,刺桐号和福建号巡洋舰就前后夹击,将宋军军船困住,紧接着,元军士卒齐刷刷地登上了甲板,用枪炮指着军船上的宋军。

    “哈哈,如此雕虫小技,也想瞒过我等?”

    忽然间,张弘正和唆都唆都走出指挥塔,登上刺桐号的舰桥,看着目瞪口呆的宋军将士,不由得仰天大笑。

    “宋蛮子们,还不快快投降?要不,大元天兵,定要将你们碾为齑粉!”

    “呸!”

    张达大怒,“刷”地一声拔出了枪,抬手对着唆都,就是一枪。

    子()弹从空中划过,径直飞向了唆都的头,但是,由于张达的手抬得太高,子弹只是从缨穗上擦过,并没有伤到唆都一丝一毫。

    “杀鞑子——”

    不等元军反应过来,曹一波一马当先,带着士卒跳上了敌舰甲板,与元军厮杀了起来,张达和李书文也不甘落后,带着不多的士卒,冒着元军的枪林弹雨,开始砍杀敌军。

    “杀——”

    曹一波挥舞朴刀,几个元兵惨叫着喷血倒地,身后的宋军士卒也是视死如归,与上百元兵展开了殊死搏斗,一时之间,血肉横飞,惨叫连连,宋军将士的征衣,也已被敌人的鲜血淋透,征衣上的血花,就像是盛开怒放的梅花一般。

    “砰——”

    突然,曹一波感到了一阵剧痛,低下头,他发觉,胸口有一处血窟窿正在往外喷血,再看看面前的敌人,他这才赫然发现,元军将领李恒正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支枪。

    “哟,武功不错,可为宋蛮子效力,真是愚不可及!”

    “狗贼……”

    曹一波用朴刀撑地,却仍旧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霎时,元军士卒就像是吃了大力丸一般,持枪纷纷围拢上来。

    “宋人……宋人不为奴……”

    说完这,曹一波就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

    “曹一波……走……走好啊……”

    祥兴二年二月五日,宋军都统张达夜袭元军失败,武修郎曹一波、李书文牺牲。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六孛局非寻常报告 带着系统在兽世 我打凡尘而来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破天踪 我真没想出名啊 憾世天幕 神级修士 星游天道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第一序列 七公子传记 你好恰时光 神话三国领主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欢喜冤家的地下情 蛮荒游戏:开局获得定向选择权限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剑起云华 万古血魔 我靠谨慎修仙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证道从遮天开始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魔力全开 落日的忧伤 末世恋爱法则 追妻你就拿命来 海贼之慎重的巴雷特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星游天道 这只是个咒语 骑着电驴追飞机 大明第一太子 军妆 异世灵武天下 他来自虚空 蛮荒游戏:开局获得定向选择权限 倘若地球能修仙 第九特区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奇幻浪漫物语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麻衣相师 卡尔戏三国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一枪风云 河洛仙侠传 我回来了,你还在吗 低调做皇帝 重生逆流崛起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仙道符途 捡到一只始皇帝 穹天女帝 十二影卫之夜与飞鸟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我从凡间来 装甲假面战士光龙英雄传 贱人休走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大明孤忠李定国 栩栩若生 飞刀战神在都市 亵渎 影后她又娇又飒 斗罗之 网游之王牌战士 抱枕疗法:总裁不绝望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大神你人设崩了 赵旭李晴晴小说免费全文免费阅读 倾城记之毒美人 传承宝鉴 山海八荒录 界起通天 坏东西 荣宁 仙武帝尊 北赵帮扶计划 风雪靖苍生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我的功德不见了 我真的不开挂 大明1617 相思长恨歌 天涯孤鸿 麻衣神算子 正阳门庭 天书在手 卡塞尔的小怪兽 都市管道工 斗破苍穹 追柒之路 重生禁忌之恋 花千骨 北上无你,我独南行 道长去哪了 从仙界归来 踏凌诸天 网游之狂仙 带娃种田后我成了女首富 我的MVP男友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镜虚 三国神话世界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鬼域之尊 废材修仙锦鲤多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负一世一生名 网游之万人之上 洪荒之鸿蒙大天尊 龙王令 纵横宋末 一伊巫女 洪荒之请祖宗为巫族做主 格兰自然科学院 天耀九霄 医流狂兵 天下百工 旧日之子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 我在魔法世界开创互联网时代 我的师长冯天魁 天字第一婿 铉道 重生之悍妻 剃头匠 斗罗之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荣耀之冠 收个逆徒是男主 残王嫡妃 杨辰秦惜 九天元帝 相思长恨歌 圣墟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病毒王座 元灵法则 无限恐怖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 豪婿 草包逆袭:傲娇夫君欠调教 黑雾之下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没有字的信 轮匙 绝色倾天下 凰后归来 魔铠时代 云胡不喜 重生 大荒神遗录 网游之金刚不坏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篮球之白银帝国 重生之九幽邪神 我的贴身校花 万族之劫 史记小白传 遮天 超凡机械城 大丧失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飞刀战神在都市 汤小米加左轮 寻姻缘 修真聊天群 武侠 谁的空间 大明孤忠李定国 茅山禁忌 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长 在这个强者林立的世界中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吻火 回到过去屠个龙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相见相离 龙鳞战尊 单手持球 1949我来自未来 武侠打工仔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我继承了天道 我真不是魔神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末日为王 武破诸天 我与她合租的日子 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