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ichun.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一百一十八节:留梦炎的伎俩
    “萧晴……你终于醒了……”

    深夜,看着萧晴微睁的双眼,正在一旁端着汤药的赵嫣不禁喜极而泣。过了没多久,听闻喜讯的谢道清也带着赵珍珠,在萧婈的引导下来到了床前,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萧晴,没事了……我想,赵皇后她肯定是有办法阻止这事发生的……”

    “多谢皇后关心……”萧晴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楚的笑,她本想掀开被褥起身再仔细看看赵珍珠,岂料,赵嫣却伸出手,将她给轻轻摁回了床上。

    “哎,你已经发高烧了……今晚你就好好躺着,歇息一下吧!”

    直到这时,萧晴才感觉自己的浑身没劲,头脑也是昏昏沉沉。看起来,这段时间的劳累再加上惊吓过度,已经摧垮了她的身体,而单凭古代的医术,只怕,她很可能再也不会好起来了。

    “赵嫣……如果我死了,你们该怎么办啊……”

    听着萧晴这近乎梦话的言语,赵嫣放下汤药,用手摸了摸萧晴的额头,一边拿起手绢替她擦去泪水:

    “不会的,你没事的,我能够造飞机造航母,难道还不懂治你这点感冒发烧吗?”

    “赵嫣……我真的好想萧媞啊……方才,我还梦见她和我说,要和我们去孤山上赏梅饮酒……”

    一听到萧晴又提起萧媞,赵嫣不禁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看起来,她似乎一下子就老了许多:

    “哎……赵嫣亦知,自己罪孽深重,非一死难以赎罪……”说着,她就从桌上拿起剪刀,径直将其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不要,你想干什么……”萧晴掀开被褥,用尽全力抓住了赵嫣的手,谢道清则从一旁伸手,一把夺下了赵嫣手里的剪刀。

    “求求你……答应我,别再自寻短见了,好吗?”

    赵嫣哭了,几滴清泪从她的脸颊上滑过,而她的脸色,看起来则早已经不像活人:

    “对不起……你们能够原谅赵嫣吗?”

    萧晴勉强一笑,轻声细语地回答了她这看似有些多余的问题:

    “当然,我要休息了,你还是先去陪陪赵珍珠她们姐俩吧……”

    待赵嫣她们离开之后,萧晴这才吹灭了床头的烛光,躺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半夜,当赵嫣提着灯笼进来查看的时候,发觉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不用说,这次萧晴做的不是噩梦,而是一个香甜的美梦。

    看着萧晴的脸庞,忽然间,赵嫣放下灯笼,从衣袖里缓缓地掏出了一根金簪,将其对准了胸口,之后就是猛地一刺:

    “萧晴……赵嫣自知,害死萧兰帝姬、出卖谢皇后已属罪不容诛,如今,赵嫣将自己了断这一切,还望你能照顾好我的女儿……”

    “这……不好啦,赵皇后自尽了……”

    刹那间,萧婈的喊叫声就将萧晴从沉睡的状态里惊醒了。睁眼一看,只见赵嫣口吐鲜血,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胸口处还插着一根金簪,简直就和上回她在演福寺自尽一模一样!

    “赵嫣……你怎么又犯傻了?”

    萧晴浑身颤抖着,从床上爬到了赵嫣的身旁,所幸,由于屋内光线昏暗,再加之身体虚弱,赵嫣并未伤及要害……至于吐血,那不过只是旧伤复发罢了。

    “萧晴……你一定要……告诉谢皇后,就说赵嫣……已经去了……还请她早些……正位中宫……”

    萧晴气极,伸出手,毫不犹豫地就打了赵嫣一记耳光:

    “好啊……你……你死得倒是……轻巧!若是你不在了……我又拿什么……为萧媞报仇雪恨……若是你没了,我又……如何对官家交代?”

    待萧晴将她扶到床上,赵嫣这才勉强一笑,说出了自己的笑容想法:

    “你说得对……只等大宋……江山稳固,赵嫣……定会悬梁自尽……还望到时,你不要……阻拦赵嫣……”

    刹那间,萧晴就变得呆若木鸡,一时间,她忽然间觉得,正是这些年来,自己让赵嫣背负了难以忍受的精神压力,才至于她会去寻死觅活……想到这些,萧晴不禁在心中叹息一声,不得不像哄孩子似的,用手抚摸着赵嫣的额头,一边喃喃地说:

    “别想太多,事情过去就算了……”

    ……

    几天过后,丁大全押送着留梦炎来到了温州郊外的山区,虽然,从表面上看,丁大全对于留梦炎仍旧是颇为照顾,甚至让人感觉是待若上宾。不过,只有他心里清楚,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留梦炎放松警惕,而后才能顺利地将其解决,然后回去向赵嫣交差。

    “嘿,留大人,前边有个小酒摊,我等先去歇息歇息,而后再行出发……”

    面对丁大全的“提议”,留梦炎当然不敢拒绝,在落座之后,丁大全就迫不及待地命伙计摆上了两壶黄酒和一些菜肴,摆出了一副要和留梦炎痛饮一番的架势。

    “丁大人……一路上承蒙你的照顾,在下不胜感激……”

    “免了免了……”丁大全摆摆手,端起一杯酒递给了留梦炎:

    “留大人,若非赵嫣从中作梗,只怕你还不会落到如此地步吧……”

    听闻此言,留梦炎当然是气打不出一处来,半晌,他才狠狠地拍了拍桌案,对着丁大全就开始狂倒苦水:

    “丁大人,这个赵嫣真乃狡诈之辈,让我去给鞑子使者赵璧送酒,而后给我套上勾结鞑子、嗜酒如命的罪名……”

    “好了,留大人,既然如此,那发牢骚又有何用?不如让下官替你美言几句,保证官家将你召回行在……”

    “好……一言为定!”留梦炎本想举起酒杯喝上两口,然而,一想到自己被赵嫣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前前后后,他又悄然将酒杯给放下了。

    “该死……”看着留梦炎那副犹豫不决的模样,丁大全的蓝脸上闪过了一丝焦虑,至于心里,他却已经是翻江倒海:

    “这个留梦炎……要是他不喝下蒙汗药,老子又怎能将他丢到河里喂王八?”想到这些,丁大全的蓝脸上露出了笑容,将被留梦炎推开的酒杯又放到了他的面前:

    “留大人,喝一杯再赶路,也不会喝醉啊,况且孔圣有云‘唯酒无量,不及乱’,你还是喝吧……”

    “甚好……”留梦炎呵呵一笑,端起酒杯,缓缓地将杯中酒仰头倒进了自己的咽喉……看着他喝酒之后“心旷神怡”的模样,丁大全却是嘿嘿一笑,并没有对他说些什么。

    “我……我……”片刻过后,蒙汗药开始发挥效用,只见,留梦炎的脑袋摇晃了几下,才一会工夫,他就一头栽倒在桌案之上,任凭丁大全怎么叫,他依旧是无动于衷。

    “哈哈,来人!将留梦炎五花大绑,丢到河里去喂王八!”

    “是,大人……”两个酒摊伙计模样的善良百姓当即拿出了两根麻绳,几下子就将昏迷不醒的留梦炎来了个五花大绑。接着,在丁大全的“指挥”下,两个伙计麻利地将留梦炎塞进了一个由竹条编成的猪笼里,而后就抬着密封的猪笼,向着附近的永嘉江走去。

    “大人……可以丢进河里喂鱼了?”

    “可……”

    在丁大全冷峻的目光下,两个伙计将装着留梦炎的猪笼放下,而后慢慢地将其推进水中……岂料,就在河水浸没的那一刹那,留梦炎却是一个踉跄,冲着不可一世的丁大全哀嚎道:

    “丁大人……饶……饶命啊……”

    “快点!”丁大全不为所动,不耐烦地向着伙计大喝一声:

    “让他闭嘴……”

    “丁大人……在下愿意献上全部家产……”

    这句话显然是有了效果,贪财好色的丁大全忽然喊了声“慢!”,而后,两个伙计用劲,几下子就将猪笼给拖回到了河边上。

    “多谢大人饶命……多谢大人……”

    丁大全阴笑一声,在留梦炎面前抖了抖手,做出了一副拿钱来的样子……对此,留梦炎可谓是心领神会,当即就用眼睛瞄了眼自己桌案上的包袱。

    “去,把那个包袱给本官拿来……”

    “遵命!”

    一个伙计领命前去酒摊拿起包袱,小跑着回到丁大全面前。接过包袱,丁大全将其打开一看,果不其然,除了十几张面值五百贯的楮币之外,还有一些地契房契,看起来都是留梦炎在衢州老家的田宅房产。

    “甚好,来人……给留梦炎松绑!”

    爬出猪笼过后,侥幸捡回了一条命的留梦炎却是双膝一软,对着丁大全就是一阵响头: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不杀之恩……”

    丁大全冷笑,蓝脸上露出了一丝丝不屑鄙夷的神色:

    “罢了……留梦炎,知道本官为何要置你于死地吗?”

    “知道……若是大人杀了小的,只怕,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啊!”

    听闻此言,丁大全脸上的肌肉却是一阵抽搐,半晌,他才不解地瞪着留梦炎,发问道:

    “汝又有何凭据,证明此乃鹬蚌相争?若是如此,谁又是其中的渔人?”

    “当然是那个泼妇赵嫣!”留梦炎霍然而起,用手指头敲了敲丁大全的胸脯,将他推测中赵嫣的“想法”来了个一一道来:

    “丁大人,你也知道,因为之前的一些事情,你与她赵嫣可是有着深仇大恨!况且,赵嫣此女也是心胸狭隘、蛇蝎心肠,若要论宽恕,她恐怕连至亲都不会宽恕,又怎么可能包容大人你呢?故,此次押送,她指示你将在下处决,而后,她再上表官家,或是指示谏官弹劾大人擅杀朝廷命官……到时候,恐怕你就将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听了留梦炎的一席话,丁大全确实是陷入了沉思,心里对于留梦炎的话也是半信半疑。不过,眼看他仍旧没有相信自己,留梦炎眼珠一转,编造歪曲事实,又来了个火上浇油:

    “丁大人,去年绍兴府醉心楼的舒裳就是一个例子,她帮了赵嫣,让谢方叔丢官落职,然而,赵嫣却是恩将仇报,杀人灭口将其淹死在了南大宋海(即南中国海)!而今,若是你杀了下官,恐怕也就逃不过如此命运了吧?”

    留梦炎话音刚落,丁大全几乎是如梦初醒,只见,他一把将房契地契全都丢还了留梦炎,而后仰天就是一阵臭骂:

    “娘的!赵嫣,你个妖女,本官定要取你首级,方可解我心头之恨!”

    “哎呀……丁大人,如今报仇,尚且不可啊……不如,待赵嫣失宠之后,我等再和谢方叔余晦一齐揭露其罪,到时候,定可让这个贱妇身首异处,或是将她折磨至死!”

    “也是……”忽然间,丁大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片刻过后,只见,他伸手狠狠地拍了拍桌案,喃喃自语道:

    “赵嫣啊赵嫣……本官倒要看看,十年以后,你还在不在人世……”

    “若是大人想要弄死这个贱()妇,小的愿效犬马之劳……”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Mr学神他真香了 他又冷又难缠 腹黑狐女有点毒 明月不归尘 春日宴 间客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中土游侠传 轮回之无限进化 全球进入数据化 重活 大清九福晋 稳住别浪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无限之轮回轨迹 剃头匠 谍妃传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魂曜星尘 秘战无声 史上 侠影仙宗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神级外卖员 大奉打更人 冥境之锋 邪剑诸天 都市无敌板砖侠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黄天之世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从1983开始 我资质平平 世界树的游戏 昭奚旧草 网游之修罗剑尊 无极帝尊 鬼域之尊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五代梦 重生之庶女琉璃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法相仙途 总裁抢占小娇妻 天纵莫敌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一步一道 见我如斯 天下醉 战龙无双 开局百万资源号 九劫长生记 觉醒钞能力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醉卧江山 开局一座玉门关 放开那个女巫 黄I泉 我在末世能升级 春秋大领主 我自地狱来 神秘聊斋 欢喜小娘子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神魔养殖场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何处桃花笑春风 灵界论坛 天辛 异世大符神 天生奇才续 大荒河图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疯王的女儿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史上 红龙皇帝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穿越了的学霸 末日轮盘 不灭圣影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重生之古玩人生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求魔 子弹世界 不逍遥 云天行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姑娘好心机 剑宗旁门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七贱下虎山 重生之素手乾坤 复婚老公请走开 我的昨日恋歌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户外直播间 仙女本是吉祥物 手术直播间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我不可能是剑神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斩月 星球博物馆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春闺梦里人 幻柳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狼与兄弟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慕嫡娇 陨落少女 网游之修罗剑尊 万道剑尊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末日为王 倾国佳人爱上我 天下百工 万道成神 逆命志 头狼 锦时归 天狱边缘 宰执天下 祭献寿元能变强 有事先找靳先生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 吻火 这个大佬有点苟 这个剑仙太优秀 夜虎 弃宇宙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侯门庶女黑化了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传承宝鉴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符皇 从1994开始 绝对暴力 超能觉醒 风三娘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重生之凰者无敌 我心中的敌人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葬阴人 残阳帝国 我资质平平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三国之曹昂大帝 死亡停车场 仙道本逍遥 不灭龙帝 我的成语大明 曾经的真爱 你是迟来的暖风 仙榜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明天子 一念尘中仙 战神狂婿 夜烬天下 重生之纨绔大少 战恋芳华:无双 超级烹饪高手 我要做秦二世 斗罗之画师 忧忧创世界 大道谁属 天浩劫 篮球之白银帝国 原始大时代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谍海王牌 我要做球王 沐沐无言 吻火